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钢材及原材料2021上半年市场回顾及下半年展望

日期:2021-07-12 16:41:43 访问量:85 类型:行业资讯

2021上半年,受全球经济复苏、货币宽松以及双碳减排目标影响,大宗商品价格普涨,黑色版块表现强劲,钢材价格创历史新高,但随后“保供稳价”政策及时提出,钢价回归合理区间。下半年,钢材价格将逐渐回归基本面。海外经济复苏势头良好,全球疫情逐渐缓和,美国就业情况明显转好,通胀压力较大,将加快量化宽松政策的退出时间,在流动性收紧预期下,商品价格的估值将逐渐回归基本面。国内经济增长压力不大,财政对基建支持力度较弱、房地产调控力度加大,钢需逐步下滑;钢铁低碳减量发展下,原材料供应趋于宽松,钢材成本或下移。预计下半年钢价呈现重心下移的态势,分阶段来看,三季度受限产影响,价格或存在阶段性反弹,但由于国家监管较严,整体价格偏震荡,而四季度价格受流动性收紧影响,或偏弱运行。

风险提示:1、钢铁限产超预期;2、新冠病毒变异对全球疫情防控造成新的挑战;3、全球为应对通胀,调控日益频繁,对市场扰动影响大。

一、上半年钢材市场运行回顾

1、钢价创历史新高后快速回落,呈“ ∧”型走势

2021年,经过节前的阶段调整,春节后钢价持续上涨,在5月中旬创历史新高(普钢指数高达6634元/吨)后迅速回落,6月小幅反弹进入震荡行情,振幅超过2000元/吨。成材端,除冷镀外,其他各品种环比涨幅均在10%以上,同比涨幅则均在30%-50%。原料端,铁矿石和煤焦价格同环比均大幅上涨,尤其是铁矿石价格同比近乎翻倍。

均价来看,不论是原料还是成材,重心较往年均大幅上移。                                        

二、上半年钢材市场运行逻辑分析

1、全球货币严重超发,大宗商品价格普涨

全球疫情反复,货币严重超发。2021年,随着疫苗接种的推进,全球疫情防控得到一定好转,但区域性的疫情反复对全球经济复苏进程仍造成了较大的影响。在此情况下,欧美发达国家放宽货币政策,接连出台刺激计划,“印钞机”加大马力启动,海量货币流向全球商品市场,刺激耐用品需求快速增长,从而使经济得到明显提振。

大宗商品价格普涨,下游行业成本压力陡增。然而经济复苏的同时,大量超发货币导致的流动性泛滥以及经济结构恢复不平衡的隐患也开始逐步显露出来,叠加供需错配、制造业处于补库周期、海运费飞速上涨等共同作用下,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普涨。由于各类矿产资源需要大量依赖进口,我国亦面对着较为严重的输入型通胀威胁,工业原材料钢材、铜铝、PVC、玻璃等价格全面大涨造成5月国内PPI指数同比上涨9%,增速破近十年新高,下游制造企业成本压力陡增。

2、国内下游行业繁荣发展,钢材需求旺盛

2021年是全球经济全面复苏的一年,在内外需的同步发力下,国内一季度经济增长实现了良好的开局,各项经济指标向好。“两会”期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稳定和扩大消费,在较为宽松的货币政策下,国内钢铁需求高速增长。

据Mysteel数据,上半年3-6月(剔除春节因素影响),国内钢材周均表观消费达1133万吨,同比增长2.6%,相较2019年同期增长3.9%。分品种看,今年板材(中板+热轧+冷轧)消费延续去年的高增长,同比增长4.2%,而长材(螺纹+线材)同比增长1%,板材强于长材导致卷螺差远远高于往年。

年后钢材总库存峰值高达3200万吨,远远超过了往年(除2020年),但在旺盛的消费下,钢材库存保持快速的去化速率,3-6月,钢材总库存下降1200多万吨,仅次于2020年同期。

钢材消费的高速增长主要来源于下游行业的繁荣发展:

1)房地产:在“两集中”和“三道红线”的政策抑制下,房地产融资受限,但较高的销售回款维持了上半年的行业周转,对用钢需求亦有明显的增长。

2)基建:上半年,财政偏向“六稳、六保”的民生性支出,对基建相关领域支持力度较弱,专项债发行缓慢,各地重大项目资金偏紧张,基建用钢强度不高,但受益于较大规模的在建项目,对上半年钢需仍有积极贡献。

3)制造业: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制造业PMI自去年3月开始,已经连续16个月保持在荣枯线以上,表明国内制造业持续处于扩张态势,保持着较高的景气度,分行业看:

4)对外价格优势较大,钢材出口大幅增长。由于全球疫苗接种不平衡,发达国家接种率明显高于发展中国家,消费国复苏快于资源国,造成原材料供需失衡。欧美发达国家制造业用钢供不应求,热轧板卷等价格持续创新高。尽管我国取消了部分钢材的出口退税,但在较大的内外价差下,我国钢材出口仍大幅增长,1-5月累计出口钢材3092.4万吨,同比增长23.7%。

3、全球供需错配,大量订单流向我国,工业品出口高度繁荣

受疫情后全球财政和货币刺激政策影响,欧美发达国家的建筑、汽车和各类用钢领域需求大幅增长,释放程度远高于历年同期水平,明显快于其粗钢产量的恢复,导致供应缺口急剧扩大,同时,欧美对钢材进口限制较为严格,例如美国对进口钢材征收高额反倾销税,进一步加剧了供需矛盾。

从海外钢企生产来看,虽然粗钢产量较2020年同期有明显的提升,但仍未达到2019年的水平。根据世界钢协统计,2021年1-5月欧盟27国累计粗钢产量6439万吨,较2019年同期下降620万吨。1-5月美国累计粗钢产量为3477万吨,较2019年同期下降230万吨。

而需求端,欧盟建筑业在2020年因疫情下降4-5%之后,今年将会迎来6%的增长,建筑业的强劲需求是欧盟钢铁需求大幅增长的主因之一。此外,受益于汽车销售的火爆和补库存的需求,今年欧盟汽车新车需求或同比增长29.5%,相关板材需求持续增长。

供需错配下,美国制造业PMI积压订单指数持续上行,5月达到了历年来最高水平70%以上,新订单指数也达到了67%,而客户的产成品库存指数降至了历史低位28%。由于其他生产国饱受疫情困扰,而我国拥有完整的供应链,且物美价廉,全球订单大量流向中国,出口保持高度繁荣。

4、“碳达峰、碳中和”背景下,唐山限产加严

作为“十四五”的开局之年,粗钢产量压减工作对“碳达峰、碳中和”意义重大。为完成这一目标,今年以来唐山限产逐步趋严,3月发布《攻坚月计划》,将“退后十”作为首要目标,而后唐山钢铁行业减排措施出台后,限产比例30%-50%,据Mysteel理论测算,日均影响铁水产量超过10万吨,2021年3月20日-12月31日影响铁水量约3037万吨,全年影响铁水量约3555万吨,相当于比2020年实际产量减少约1130万吨。

唐山限产明显抑制了河北粗钢产量的增长,据国家统计局数据,1-5月河北全省粗钢产量同比仅增长265万吨,远低于江苏和山东。

5、成本大幅抬升,对钢价底部支撑强,吨钢利润“过山车”

铁矿石二季度供需错配支撑价格大幅上涨,而焦炭由偏宽松转向偏紧,而焦煤延续供给紧张格局,支撑价格持续上涨,废钢在政策指引下,需求提升支撑价格上涨。整体来看,成本端持续上升,导致钢价在冲高回落背景下,吨钢利润呈现“过山车”态势。

5.1、铁矿石国内外需求共振,叠加供给释放缓慢,支撑价格震荡上涨

一季度铁矿石价格高位震荡,主要因素是供应偏宽松,但品种结构矛盾以及海外需求持续回升,支撑价格高位震荡。一季度我国铁矿石供给增速高于需求,同时压港船只释放51艘,导致一季度末库存较去年四季度累库650万吨。不过海外市场需求持续恢复,以及国内钢厂逐渐倾向中高品粉矿,品种结构矛盾加剧,支撑铁矿石价格高位震荡。

二季度铁矿石供需错配,支撑价格大幅上涨。二季度是钢材产销旺季,国内铁矿石需求表现较好,预估二季度国内铁矿石需求同比增量在900万吨左右;叠加海外需求明显恢复,同比增量估算约4000万吨。而供给端,据Mysteel调研,二季度全球发运量明显减少,受飓风、暴雨等天气以及港口泊位检修等影响,铁矿石供给释放缓慢,预估同比下降约400万吨左右。我国二季度进口量预估同比或回落约600万吨,由于需求存在增量导致二季度港口库存呈现去化状态。供给存在缺口状态下,铁矿石价格明显上涨。

5.2、废钢受需求以及高性价比驱动价格大幅上涨

一季度,受春节以及“两会”影响,废钢需求情况一般,价格呈现先扬后抑态势。不过,在“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正式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中后,唐山环保限产加严并常态化,对高炉生产影响较大,但对电炉影响较小,4-5月电弧炉钢厂产能利用率维持在75%以上的高位,对废钢需求明显增加,叠加铁水成本不断抬升,导致铁水和废钢价差拉大,刺激钢厂入炉比例有所提高。根据中钢协的生铁和粗钢旬度数据测算,二季度旬度废钢比平均在20%以上,较一季度提升4.31个百分点,对废钢价格上涨有一定支撑。不过,5月钢价脱离基本面过快上涨,带动废钢价格达到历史高位,随着政策管控下废钢跟随钢价下跌而回落,但因废钢基本面较好、性价比高,废钢价格跌幅明显小于钢价,6月价格出现小涨。

5.4、吨钢利润呈现“过山车”的走势

春节过后,钢价上涨幅度明显超过原料,使得吨钢利润得到明显改善,螺纹钢利润一度达千元/吨以上,板材利润则更是超过供给侧改革期间的水平,但随着钢价的冲高回落及成本小跌后抬升,利润急剧收窄至盈亏线附近,整体呈现“过山车”的走势。

6、钢价突破历史高位,但在保供稳价政策下,钢价回归合理区间

限产预期加强以及通胀压力加大,推升钢价创历史新高。上半年钢材需求旺盛,据Mysteel数据,五大品种表观消费为1133万吨,而供给为1074万吨,体供应偏紧,仅3个月库存就去化了1200多万吨。同时,市场对后期限产预期愈发强烈,叠加地方阶段性限产消息扰动频繁,以及国内通胀压力大,市场情绪进入过热阶段,推动钢价创历史新高,Mysteel普钢指数达到6634元/吨。

钢价异常波动引发政策强监管,钢价大幅回落。建筑材料价格上涨,尤其是钢材,对施工单位影响巨大,施工进度放缓。除对建筑企业影响较大外,钢价大幅上涨也对制造业有很大影响,造船、机械和家电等行业成本急剧攀升,很多处于亏损境地,出现大量停止接单的情况。国常会及时提出要做好大宗商品的保供稳价工作,河北和上海等地钢铁企业被约谈,在政策监管的不断加强下,国内钢价大幅回落至合理区间。

此外,为缓和国内紧张的供需格局,国家放缓基建的施工节奏和资金支持,加大对房地产融资的限制,叠加南方雨季、农忙和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等因素影响,钢材需求明显下滑,据Mysteel数据,6月钢材周度表观消费较上半年旺季时明显下滑了10-15%,而库存也由高速去化转为累库状态。

7、上半年钢市运行总结

2021年是全球经济全面复苏的一年,中国一季度经济增长实现了良好的开局,国外主要经济体各项经济指标向好,美国和欧元区制造业PMI持续处于60%以上,为多年来的最好水平。上半年全球货币宽松政策未有太大改变,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出现加码,美国出台多轮规模较大的经济刺激计划,进一步提振市场信心,通胀预期不断抬头。

由于全球疫苗接种不平衡,发达国家接种率明显高于发展中国家,消费国复苏快于资源国,造成原材料供需失衡,大宗商品价格普涨,并且“碳达峰”和“碳中和”背景下,钢铁行业开始进行减量发展,限产预期不断推高钢价,多品种价格于5月创历史新高。然而钢材作为工业重要的基础原材料,其价格的过快上涨对下游企业生产经营活动造成极其不利的影响,如工地停工、小型制造业停产等。钢价的异常波动受到高层的重视,国务院及时提出了“保供稳价”政策,相关部门积极采取行动,市场进入政策强监管模式,钢价大幅回落。

三、下半年钢材市场展望

1、通胀预期强烈,全球货币流动性或加速收紧

国内外产业结构与消费结构全面优化。一、国内经济结构进一步优化,一方面,疫情后出口贸易对国内经济的拉动作用较强,另一方面,国内制造业蓬勃发展,其占GDP的比重正在逐步扩大;二、全球消费结构开始恢复与优化,疫情期间,全球餐饮、旅游业等服务行业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以大宗商品为主要原材料的耐用品消费迅速上升。但由于目前疫苗接种情况较好,新增确诊人数不断下降,全球服务业快速恢复,耐用品消费市场受到挤压,后期大宗商品的需求强度或将有所回落。

疫情逐渐缓和,全球宏观政策将主要转为应对通胀。5月美国通胀超预期,部分新兴经济体通胀压力更大,如土耳其和巴西,目前各国均采取了各种货币调控手段以抑制通胀的抬头。目前美国就业情况逐步改善,美联储收紧流动性的最大阻力开始弱化,部分议员开始赞同于2022年开始加息。

整体来看,目前讨论美联储Tapper仍为时尚早,但是从情绪面来看,本次美联储态度较前期发生了明显的转变,市场避险情绪开始上升,有色金属板块迅速下跌,美指受流动性收紧预期推动,开始大幅上涨。

2、限产或进一步加严,钢铁供给受限

“碳中和、碳达峰”任务紧迫。2020年,全球碳排放量预计约为340亿吨,我国占比约28%,在众多行业中,钢铁行业碳排放占全国比重高达18%,要想在2030年实现“碳达峰”,粗钢产量压减刻不容缓。减碳战略将开启一轮能源革命,中国能源消费结构将发生重大变化,降低一次能源比重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路径。

产业链安全不容忽视。我国对大宗商品原材料需求极为庞大,铁矿石和铜矿等重要资源均需要大量进口,其中铁矿对外依赖度高达80%以上。而近年以来,国际形势错综复杂,中美贸易摩擦频发,中澳关系明显恶化,在此情况下,降低对外依赖度,提升本国产业链安全,防止在关键领域被“卡脖子”是重中之重。

限产或进一步加严,钢铁供给受限。统计局数据显示,1-5月全国生铁和粗钢产量为37990万吨和47310万吨,同比分别增加2390万吨和6135万吨,受钢材价格大涨和国务院“保供稳价”政策指引,上半年整体限产力度并没有很大,钢厂产量释放较充分。然而在政府强力监管下,目前钢价已经逐渐回归基本面,后期限产任务较重,如果要实现粗钢产量同比下降目标,下半年粗钢日均产量同比要减少28万吨,仅靠唐山地区限产远远不够,近期安徽、甘肃提出压减粗钢产量计划,市场传出大钢厂已有压减文件下达,限产将逐步落实。

3、国内需求整体趋弱,但不会断崖式下滑

下半年来看,货币政策逐步收紧,为配合粗钢产量压减工作,需求侧改革将同步进行,部分非紧急的基建项目延后施工,房地产进一步受限,建筑业用钢将拖累钢需;而制造业将延续复苏,整体韧性仍存。具体行业来看:

基建逆周期调节力度减弱。1-5月,基建投资增速保持较快增长很大程度源于去年的低基数。目前基建投资有下滑迹象,1-5月,全国发行地方债券同比下降20.4%。地方专项债发行规模大幅下降,预计将严重拖累全年基建投资。今年经济增长压力较小,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制定的今年经济增长目标为不低于6%,此目标大幅低于市场预期,今年经济发展目标将轻松完成,无需依靠基建来发挥逆周期调节作用,因此,预计全年基建投资增速将在5.2%,增速较上半年大幅下滑。与基建高度相关的先行指标挖掘机产量在5月已经出现增速转负,后续仍有下降预期,也说明基建用钢需求将减弱。

房地产新开工持续转负将对用钢形成拖累。房地产调控日益加强,去年“三道红线”政策出台以来,房企融资明显受限,近期又对个人住房贷款进行严格管控,部分城市贷款额度严重不足,甚至出现停贷现象,政策限制更加全面,对房地产市场产生较大影响。从居民按揭贷款增速来看,5月居民中长期按揭贷款在年内首次降至5%,对房企的回款造成极大影响。下半年房地产投资增速显著下降,拖累全年增速下降,预计增速为8.6%,房地产新开工增速将维持低位,将拖累用钢需求。

4、限产利空原料,成本重心或下移

下半年在压减粗钢产量预期下,各地区高炉生产也将受到影响,预计对原料需求将明显回落,因此,主要原料品种的供需面将明显有所转换,铁矿石供应将呈现宽松状态,焦炭供应偏紧格局将有所缓解,焦煤供给紧张局面难改,废钢需求将有所增加。此背景下,成本端将明显回落,钢价底部支撑下移。

铁矿石供应由偏紧转向宽松,价格震荡下行,合理区间或降至140-160美金/干吨。

我国铁矿石供给小幅下降。供给端,海外矿山存在新增产能释放的预期,主要是巴西停产矿山复产以及澳洲新旧产能更替,产量或提升,叠加非主流矿山新增产能集中于下半年释放,其中印度受疫情影响,新增产能释放或延后。此外,6月澳洲矿山冲量发运不及预期,将影响7月到港量,后续澳洲矿山增量发运预期强。根据历年数据以及非主流矿发运积极性来看,预计下半年我国铁矿石进口同比下降约500万吨。国产矿产能利用率明显提升,产量将增加200万吨。整体来看,下半年铁矿供给同比将下降300万吨。

我国需求端大幅下滑。需求端来看,受环保限产大概率加严影响,后续高炉生产同环比难有增量,铁矿石消费需求或将受限。但是环保政策下,钢厂需求倾向中高品澳粉,较难调整成中低品矿,PB粉与超特粉价差或持续维持高位。预计下半年,我国生铁产量同比下降近1050万吨,同比矿石需求减量在1650万吨左右。

下半年废钢价格前高后低。在“碳中和”和粗钢压减政策的背景下,电弧炉发展将表现良好,对废钢需求将有所抬升,但区域差异较大。不过7月以后高温以及雨季影响,废钢加工运输环节受限,废钢供应趋紧预期强,库存或呈现去化,废钢价格或呈现高位震荡偏强。四季度,废钢需求进入季节性淡季,叠加铁矿石需求回落,将拖累废钢价格下跌。铁水成本下移,与废钢价差将缩小,不利于废钢挺价。不过随着冬季到来,废钢供给受天气等影响减少,将对价格有一定支撑。因此,预计下半年废钢价格或呈现前高后低。

钢企利润将得到一定的改善。下半年,随着各省市陆续出台文件,粗钢产量管控将逐步落实,供给较上半年或有所收窄,供需面整体偏紧平衡,叠加原料端铁矿石价格将明显下跌,黑色产业链利润将偏向成材,钢材利润或得到改善,预计下半年吨钢利润将维持500元/吨左右。

5、优先保供国内,钢材出口将明显下滑

下半年,为配合粗钢产量压减工作,保证国内钢材供应,冷轧等出口退税政策或将继续调整(大概率调整至0),甚至增加热轧板卷等品种的出口关税。因此,预计下半年出口将较上半年减少1000-1500万吨,全年钢材出口或在5600-5700万吨左右,略高于2020年。

6、下半年钢材市场走势预判

下半年钢材价格将逐步回归基本面运行。主要在于全球通胀压力较大,货币政策或提前收紧;国内钢材消费下滑明显,基本面趋弱。当前,全球主要经济体通胀压力较大,尤其美国CPI同比增速明显超出预期,美联储对货币政策的态度发生转变,不断抛出加息的传闻,部分新兴经济体因面临较大的国内外压力,已经进入加息周期,全球货币宽松政策退出将早于预期;疫苗接种率不断提升,餐饮、旅游消费恢复,挤占耐用品消费,钢铁消费下降;今年国内经济增长压力不大,财政政策弱化,基建投资不及预期,房地产调控力度加大;钢铁减量发展下,原材料供应趋于宽松,钢材成本下移。预计下半年钢价呈现重心下移的态势,分阶段来看,三季度受限产影响,价格或存在阶段性反弹,但由于国家监管较严,整体价格偏震荡,而四季度价格受流动性收紧影响,或偏弱运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