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公路、桥梁、隧道、港口、机场、城市交通工程建设所需各类物资材料采购及机械设备租赁价格行情的《施工企业物资价格信息周刊》《施工企业设备价格信息月刊》

物资设备价格周刊

网站首页 > 历史周刊 > 历年物资周刊 > 2017年

春节后钢价将再度冲击3500元/吨

2017-01-06 15:15:50 物资设备价格周刊 阅读

       元旦假期归来,国内关于2017年钢价到底如何走的预期也是越来越多,各种观点纷繁复杂。总结起来,大概看法是,2017年将会呈现一个冲高回落的走势,但是对于高点出现的位置以及幅度都是存在着比较明显的差异。

  有机构认为钢价会再度冲击3500元/吨的前高位置,并有可能冲破3500元/吨到更高的位置;也有机构认为,2017年价格会出现上涨,但上涨幅度不会超过3500元/吨;更有机构认为,2016年12月份的价格将是近两年钢铁价格的高点,也就是在3550元/吨左右。

  总的来看,大家对于一季度之前的时候行情相对还是偏于乐观,都倾向于在上半年会有一波冲高的行情。

  黑链研究团队认为,2017年国内钢铁市场在一季度之前相对保持乐观,但整体偏于悲观,冲高后回落或再度探寻2015年12月份低价。对于价格的高点我们认为可能出现在3-4月份,高度大约在3500-3800元/吨的位置。

  判断市场中长期走势我们主要还是基于基本面与宏观面的结合分析。从基本面上看,库存仍处在近年低位,去产能的预期仍然存在。

  先看库存。目前国内不管是钢厂库存还是社会库存同样处在历史的低位,2017年1月初,国内钢材社会库存总量在946万吨,而在2016年初库存总量约为875万吨左右,总体上涨幅度约为70万吨。总体来看,社会库存水平仍处在低位,并且继续处于下降的通道中。尽管同样是低库存,2016年市场行情之所以启动,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冬储后移之后与春节后补库存形成共振并延续到3-4月份的消费旺季。相较于2016年,2017年国内冬储行情启动时间相对较早提前一个到一个半月的时间,截止到2016年年底,国内钢材社会库存总量已经连续第五周上涨。

  再看供给。2017年国家继续实施严格的去产能政策,并且只会更加严格。不同点是2016年偏重于去产能而2017年的偏重于去产量。2016年国家去产能目标为4500万吨,但是实际去除产能则在接近于7000万吨,但是,这些淘汰掉的产能多数为前期已经淘汰掉的产能或者是长期不生产的产能,对于实际的产量并没有构成很大的影响,今年2016年1到11月份,国内粗钢产量6.79亿吨,同比增长0.4%。从产量上也能够看出来,2016年去产能的任务虽然已经超额完成,但是产生的影响确实低于市场预期。

  2016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展开对于“中频炉”的检查,这是国家去产能政策过程中增加的一个环节。2016年各地方政府发布的去产能计划中鲜有对于中频炉的限制政策。国家对于中频炉虽有相关法规,但执行政策并不严格,在各个地方中频炉遍地开花,四川、江苏、山东、河北等地中频炉分布较为广泛,中频炉作为电炉的一种,清洁生产的特点较为明显,但由于监管的漏洞,中频炉也成为“地条钢”的主要生产方式。2016年末展开的中频炉检查更加严格意义上是质监部门对于“地条钢”的集中整治行动。

  据调研数据显示,目前,各地方政府对于中频录炉的限制政策,具有比较明显的差异。江苏地区中频炉采取“一刀切”政策,全部设备都需要淘汰;四川、广东等地区差别对待,对部分质量控制比较严格的企业网开一面;河南地区虽仍然没有具体政策出台,但目前所有设备均处在停产状态;山东地区目前聊城,德州,滨州等地区中频炉企业全部停产,具体对待政策留还是去仍没有具体政策。

  2016年国内粗钢产量继续保持增长与中频炉企业具有一定联系,但影响并没有预期大。中频炉企业往往是游离于政府监管之外,上报产量中并不包含全部中频炉企业。因此2016年粗钢产量由跌转升主要还是在利润刺激之下,高炉炼铁企业加大生产力度的结果。

  目前国内粗钢产能当中约有1.2-1.3亿的中频炉产能,年度产量在4000到5000万吨左右,总体的产能利用率偏低,但是中频炉生产企业贡献了绝大多数的隐藏产能及机动产能。大型钢铁联合企业,除正常检修之外,轻易不会停产,产能利用率整体恒定,并不会出现太明显的变化。中频炉企业都可以利用船小好调头的特点,在利润较好的时候加码市场甚至可以罔顾相关规定进行加码生产,该停产的时候不停,夜间偷偷生产这些问题大多是由利润所推动。因此中频炉生产企业在产量的贡献上相对来说要更加灵活一些。

  假设2017年我们继续实行对于中频炉的去产能,如果全部去除一刀切,将会影响4000到5000万吨的粗钢产量,在粗钢(钢材)的供应上就会形成较大的缺口。因此国家在相关政策规定上并没有采取一刀切的政策,而是差别化的对待,对于2014年之前取得生产许可证的企业可以继续生产的,并且没有生产许可证企业可以补。考虑到这个因素,如果2017年去掉1/2的中频炉产能在粗钢(钢材)的供应上应该会形成紧平衡的状态,假设中频炉产量全部已经计入到国家统计局的统计中,那么2017年粗钢日供应量约在217万吨左右。

  从宏观面上看,货币的因素、经济增长的因素都会成为限制价格超预期上涨的条件。

  相较于2016年一季度国家在货币上大幅放水,2017年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较低。并且从2016年11月份开始国内货币就呈现明显的趋紧状态。从上海同行业拆放利率来看,从11月开始同业拆放利率就呈现升高的态势,显示市场的无风险收益率在扩大,也同时显示出市场上呈现“钱紧”的状况。因此有部分资金从11月中旬之后就开始撤离出期货/证券市场,对于期货市场的调整也是产生比较大的影响。从国债期货上看,10期国债期货自11月初开始大幅下跌,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跌去近两年国债期货的涨幅,12月份国海证券“萝卜章”事件更是严重挑衅国债期货的信用,加速国债期货的下跌,国债期货下跌也因“萝卜章”事件的解决而暂停下跌。国债期货的下跌,国债收益率的提高也说明了货币市场的紧缺状态。

  在2017年新年致辞中,习主席“大家撸起袖子加油干”也成为新年过后的热词。不管是商品还是股票,还是国企改革,“干”的意味浓厚的多。在之前的相关会议上我们已经开始有了放弃对于GDP的追求,6.5%的增速不是不可破。“如果实现中国经济增速预期目标6.5%会带来过多风险,那么6.5%不必成为中国经济增速预期目标的底线。”纵观全球经济发展史,还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取得中国如此骄人的连续经济增长,放弃6.5%意味着我们可能面对更大的挑战,也意味着我们对于经济发展的追求正在适应全球的脚步。稳增长不再是2017年的经济主基调,面对美联储加息之后的冲击,去杠杆、防控风险可能会放在第一位。

  借用赫桥智库对于2017年经济的判断,2017年经济不会反弹、人民币汇率不会企稳、通胀预期小于预期、流动性减小、债务违约加剧、财政政策会更加积极、房价增速会放缓、股市不会狂飙、商品不会大涨。2017年中国经济面临最大的风险应当是中国货币存量居全球最高所导致的资金的迅速外流。同时,这种资金外流又会导致汇率的快速下跌、人民币的巨幅贬值。

  资金外流与汇率下跌形成一个双螺旋式的向下通道,将导致国内金融体系迅速失血,资金周转不灵。而央行所采取的注入流动性的措施又将加剧汇率的下滑,从而反过来带动资金的进一步外流,资产缩水。这种金融体系的崩溃,将导致中国经济改革的成果倒退十几年。

  因此总结下来,2017年的商品市场仍有机会但更多的应该是防风险。对于实体企业来讲去杠杆、降成本更加重要。单就钢铁行业来讲,供给端去产量、需求端压力不小,供需两弱的格局将会延续,错配将减少或者不在,纠错性行情的可能偏少,这也就意味着套利的机会偏少。但经过2016年的充分发酵,2017年期货工具在套保上的作用或更加明显一些。

http://www.wzkan.cn/upload/201701/1483686961114383.png
Powered by MetInfo 5.3.18 ©2008-2020 www.metinf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