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公路、桥梁、隧道、港口、机场、城市交通工程建设所需各类物资材料采购及机械设备租赁价格行情的《施工企业物资价格信息周刊》《施工企业设备价格信息月刊》

物资设备价格周刊

网站首页 > 历史周刊 > 历年物资周刊 > 2016年

钢价上涨钢厂复产,去产能成过去时

2016-05-19 15:03:51 物资设备价格周刊 阅读

       钢铁业去产能才刚刚开始,局势就风云突变,先是钢铁生产线纷纷复产,接着就迎来钢厂联手提价。近日,宝钢、武钢、鞍钢等钢厂相继发布6月份板材价格政策,对热轧、冷轧等主流产品出厂价上调100-500元/吨等。

  真的不需要去产能了,还是钢铁企业再一次飞蛾扑火?5月16日下午,分析师徐向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最近钢价大幅上涨,带有一定的“补涨”意义,但更多的还是钢厂“有意”上调价格来稳定市场的信心。

  如今,中国钢企正尝试爬出5年之久的亏损泥潭。统计局5月14日数据显示,中国4月粗钢产量为6942万吨,4月日均产出为231.4万吨,超过了2014年6月创下的峰值记录。按照光大证券分析师王招华测算,最近钢铁业利润已接近10年来最高水平,4月钢铁业税前利润已逾400元/吨,创2008 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

  “预期刺激价格,价格刺激产量。”徐向春认为,钢价上涨肯定会影响去产能。发改委、工信部却回应称,钢价难以持续快速上涨。但国务院提出的“再压减粗钢1到1.5亿吨”的目标也并不容易实现。

  涨价!涨价!

  5月15日,马钢发布调价声明,钢产品最高上调500元/吨。稍早一点,宝钢宣布6月出厂价上调380元/吨、武钢6月狂涨500元/吨、鞍钢6月上调钢材价格100-350元/吨。

  记者注意到,最近几周建筑钢材一到周末就涨价。盛仕达钢材就此撰文称,周末涨价并不是巧合,而是建筑钢材涨价的大趋势从未变过。“不管是主导钢厂还是二三线钢厂,由于前期疯狂涨价,下游及钢贸商进行了大量的备货,降价意愿不强。”该文分析称。

  另一个既成的事实是,最近螺纹钢的期货价格暴涨,其价格从去年12月到今年4月飙涨了80%,4月涨幅近30%。“这主要是受到政府稳增长措施的推动,如刺激房地产市场、大力投资基建、信贷宽松等。”徐向春说,受此影响,很多钢厂纷纷提升现货钢材价格。沙钢在4月中旬报出的价格,有许多品种大涨550元/吨,至每吨3000元以上,涨幅21%。这是建筑钢一年多来首次抵达3000元。

  对此,马钢集团董事长高海建却判断称,钢价在今年下半年有很大的可能性出现价格回调。发改委的判断是,此次钢价上涨,主要受政策预期、市场炒作和短期因素等推动,市场供求关系并没有发生根本性转变。

  发改委新闻发言人赵辰昕5月12日答记者问时表示,此轮钢价上涨的主要原因还是供需关系,不排除现货和期货市场的人为炒作。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也持类似观点,他在5月16日的第九届中国国际钢铁大会上称,当前,市场供求关系并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钢铁产能严重过剩的情况并未根本改观。

  复产!复产!

  钢铁生产出现了近十年来最好的盈利水平,由此引爆钢厂的生产热情,“休眠”的钢厂也趁势复产。

  据了解,近期多个停产的钢企陆续恢复生产,如唐山松汀钢铁厂、天铁集团、唐山港陆等全面复产。5月5日,唐山地区的高炉开工率攀升至88%以上的高位。

  发改委对此解释说,目前那些复产产能均为合规产能,不属于淘汰范围。而北京长贸咨询公司总经理黄腾却不这样认为。他称,很多地方为了保就业和GDP,让一些金融机构给本该淘汰的企业(包括钢企)输血,这很不公平。

  4月底的调查显示,68座高炉已恢复生产,估计产能达到5000万吨。中国小型钢厂的产能利用率从1月的51%提高到58%。调查也显示,大型钢厂产能利用率已从84%提高至87%。麦格理分析师Ian Roper称,去年关闭的产能中,现在已恢复生产的超过4000万吨。另据统计,4月份我国重点企业粗钢日均产量连续三旬出现回升,且达到去年8月下旬以来的高点。

  说好的去产能呢?

  随着钢价的上涨、钢厂的复产,去产能似乎已成了过去时。

  国务院之前提出,要在已淘汰9000多万吨落后钢铁产能的基础上,计划用5年时间(即到2020年),再压减粗刚产能1到1.5亿吨。然而,现实则是,钢价大涨推动钢厂纷纷增产,就连那些停产但尚未关闭的“僵尸”钢厂也在恢复生产。

  去产能是供给侧改革的第一要务。赵辰昕表示,国发〔2016〕6号文件明确,化解过剩产能主要有两条重要途径,一是依法依规退出,二是引导主动退出。前者基本不受钢材价格变化的影响,该退出的必须退出,后者可通过采取合理的政策措施,鼓励其尽快退出。

  据赵辰昕透露,目前,各地已按上述文件要求制定了化解钢铁过剩产能实施方案,并报国务院备案。记者梳理发现,事实上已有部分省已制定钢铁化解过剩产能方案,并提出了时间表。近期,青海提出3年完成50万吨钢铁压减目标,山东3年内钢铁压减1000万吨以上,而占中国钢铁近三分之一产能的河北提出,要在未来5年内淘汰1亿吨产能,江苏则称到2018年底的钢铁压减目标是1255万吨。

  工信部原材料司副司长骆铁军此前透露,正在编制的钢铁工业“十三五”发展规划已将“引导兼并重组”作为发展重点之一。

  “这很难”。山西建龙钢铁复产时山西一位官员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坦承,很多钢企债台高筑,即便重组也厘不清彼此间的债权债务关系,何况还参杂着地方政府的利益。“化解过剩钢铁产能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赵辰昕说。


Powered by MetInfo 5.3.18 ©2008-2020 www.metinfo.cn